风雨二十载 平凡敬业心——记贵州省劳动模范韩洪举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1日13:26    作者:米雪连    来源:西部开发报    浏览: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

他用21年的时间,践行着对路和桥的热爱,自1994年毕业以来,修桥筑路的足迹从广州辗转到重庆,再扎根贵州,先后参与和主持过国内几十座公路桥梁工程项目的施工建设,获得7项国家专利,并先后获得“贵州省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国公路学会百名优秀工程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等殊荣……

他是贵州省劳动模范——永利皇宫463登录(下称路桥集团)总经理助理、副总工程师韩洪举。

“面对众多荣誉,有何感受?”记者问到。

“比我更好的人很多。我只是尽自己的努力做好工作。”面对荣誉,他保持着一颗平淡的心,更多的是对梦想的坚持。

“个人的成长远远不够,更多的是还要带动身边的人,让大家一起进步、一起提升,架好桥,修好路。”

梦想 扎根“路”和“桥”

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不同的工作态度造就不同的人生,而那些执着追求与默默奉献的人们,总能在事业上成就一番人生精彩,因为有着梦想的指引。

对韩洪举来说,梦想,并不是一开始就与“路”和“桥”有关。

“刚毕业时,只想着谋一份稳定的薪水,养活自己和家人。”毕业当月,韩洪举远赴广东,成为南海市三山西大桥修建者中的一员,当时,在同类型桥梁中,主跨200米的跨度名列国内第一。

建设中,韩洪举主要负责东岸引桥施工和主桥钢管拱肋混凝土的灌注。工龄和经验都属于“后生”的韩洪举展现出扎实的理论功底:按原有方案,主拱钢管混凝土的灌注并不顺畅,在无资料可查询的情况下,他根据输送泵的泵送性能,凭借“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大胆提出了改进混凝土配合比和增加拱肋灌注入口提高泵送性能的建议。

出乎意料的是,工程技术主管获悉他的建议后,认为可以一试。根据韩洪举的方案,最终使主拱混凝土灌注顺利提前完成,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从此,“尝到甜头”的韩洪举,开始将筑路架桥的“梦”放在了心底。

1995年7月,三山西大桥刚完工,即任同城的夏安大桥结构工程师的韩洪举把所学理论与工程实际结合,完成了夏安大桥贝雷梁组拼跨墩门吊和架桥机设计。

两座大桥的顺利完工,韩洪举修桥筑路的动力在逐渐升华,关于路和桥的梦想渐渐清晰,慢慢的扎根在他的人生中,“或许是命中注定的,这一辈子就跟路和桥打交道了。”

这个“交道”一打,到现在已是21年。

前行 力保安全和质量

无论是如今的“副总工程师”,还是曾经的“项目经理”或者是“技术员”,韩洪举在修桥筑路的过程中,一直信奉着“质量和安全至上”的信条。

2008年,正值38岁生日的韩洪举,在获知国内一座大桥因质量问题而垮塌时,他沉默了——那是他曾经视作“偶像”的桥梁,却以这样的方式“寿终正寝”,家人为其精心准备的生日餐也没有心思吃下。“修桥筑路,安全质量是核心啊!”一向爱思考的他,更加让自己笃定了关于安全与质量的信念。

贵州省水盘高速公路全长91公里,有贵州当时最长的公路隧道——松河隧道,有全国瓦斯浓度排名前列的发耳隧道,有世界上最大的空腹式连续刚构桥,全线桥隧比占整个路线长度的60%。韩洪举作为水盘高速总承包项目的总工程师,在开工前,为了使得项目质量和施工安全得以保证,为了制定出合理、科学的施工方案,他率领技术团队沿着路线进行了多次徒步考察,每次在山间小路上步行一个星期。

地处乌蒙山区的考察地,冬季凝冻是常事。在出发的第二天,他的脚在山上意外摔伤,为了不耽误考察任务,他白天拄着拐杖走工点,晚上组织考察组成员开会讨论,将一天的考察情况进行梳理、汇总,到了上楼休息的时候都需要人搀扶,就这样,他最终咬牙坚持走完了全程,圆满完成了考察任务。

在施工期间,他跑遍了每一个施工的角落,脚就是一把尺子,丈量着全线的每一寸土地;担任总承包项目总工程师的同时,他还兼任水盘高速北盘江大桥的项目总工程师,这是世界上最大跨径的空腹式刚构桥,创新的设计,必定需要创新的施工手段,这也给施工带来了极大挑战,凭着自己扎实的理论功底,巧妙的构思,精心的设计,施工方案得到了专家的赞许并得以顺利实施,最终使这座具有丰碑意义的桥梁横跨在北盘江上。

这已经是贵州路桥集团在北盘江上修建的第三座特大桥了。这是一座名副其实的“科技桥”,也是世界第一斜腿、亚洲“第一跨”。新北盘江大桥属于预应力空腹式连续刚构,其空腹式结构设计名列世界第一,290米的跨径也是亚洲同类桥型中的最大跨径。在我国,跨径为200米至400米的桥梁大多采用斜拉桥和悬索桥,造价成本高。新北盘江大桥填补了同类型桥梁在这个区间的空白。其施工中针对“斜腿”部分的“上置斜爬式挂篮”施工工艺,已获国家专利。

创新 永不停息的学习和挑战

随着社会的发展,交通建设的技术也在进步,科技创新不断涌现。为了跟上时代步伐,韩洪举更是加倍努力,更新自己的知识,研究更佳的方案。

“修桥需要创新。对于企业来说,创新更是生存的动力,是企业提升竞争力的核心要素。”对于创新,韩洪举有着自己的理解:“一个项目没有挑战,就没有创新。”

于是,面对挑战,就需要多思考、多学习。“如今互联网那么发达,知识更是铺天盖地,必须加强自己的学习,在不断的积累之下,加上遇见问题时不断思考,总会有解决办法。”

2010年4月,思剑高速公路开工建设,其中木蓬特大桥为控制性工程,主跨为165米的钢筋混凝土拱桥,前期设计是吊装施工的钢筋混凝土箱形拱桥。而采用这种方式会导致桥梁整体性和耐久性差,施工风险较高,且吊装施工会限制大桥的跨越能力进一步提升。为了保证桥梁质量,提高施工的安全可靠度,韩洪举提出了用挂篮悬臂浇筑替代吊装施工的建议,“这个想法在6年之前就有”。经过资料查阅与创新结合,一沓厚厚的论证材料打消了各方疑虑,凝结着韩洪举太多心血、先后七易其稿、历时半年之久的施工方案得到了业主的采纳。

2012年7月6日,木蓬特大桥顺利合龙,峡谷架彩虹,一举创下诸多第一:扣、锚索一次张拉工艺国内首创;倒挂式三角斜行挂篮施工国内首创,解决了同类挂篮大结构尺寸、结构轻型化、整体斜爬行走、大坡度止退等问题。更重要的是,悬臂浇筑拱桥推动了贵州省的拱桥工艺发展,填补了贵州拱桥挂篮悬臂施工的技术空白,达到了国内领先水平。木蓬特大桥的成功实施,突破传统拱桥施工工艺的跨径瓶颈,丰富了贵州大跨径桥梁设计和建设的选择,为大跨径钢筋混凝土拱桥的推广起到了示范作用,目前,贵州准备采用和正在采用该工艺实施的拱桥就有4座。

在韩洪举看来,创新的核心是人才,“你们看到的成绩和荣誉,它不是我一个人的,它是一个团队的努力结果。”所以,他坚持培养着自己的技术团队,“企业有了人才,就有了一切。”这是他关于人才培养的理念。

作为路桥集团的“青蓝工程”活动的副组长,韩洪举一直通过自身的言传身教将自己掌握的知识技术毫不吝啬地传授给年轻员工,让更多的人受益,帮助更多的人成长成才。

很多曾经与他共事的年轻人,现在也已成长为路桥集团分子公司的中坚力量,担任了重要岗位,如桥梁分公司总工刘小飞、第三分公司总工郭吉平等。

如今,韩洪举编写的《常见桥梁施工糗事》即将完成,四万字的内容,用通俗的语言,将自己多年来修桥的经验撰写出来,提供给路桥集团更多年轻员工作为修桥的数据和经验参考。“下一步,可能还会写路基、路面的施工经验,有时间就写。”

敬业 尽好自己的“责任”

时代在变,唯一不变的,是肩上的责任。作为劳模,韩洪举深知自己的“责任”。

他说:“踏踏实实干好自己的工作,是一种社会责任。当将来有一天,带着孙子看我修的桥和路,我不希望是怀着汗颜的心情,而应该是满怀欣慰;每一条路、每一座桥都必须经得起时间的检验,要对得起子孙后代。”

1997年至1999年,不到30岁的韩洪举担任重庆黄花园大桥项目副总工,因项目总工临时调离,韩洪举肩负着建设重任。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巨大的工作压力,让韩洪举无数次从梦中惊醒,“总是梦见桥塌了,塌的每一个细节,都清清楚楚。”在他的带领和坚持下,大桥圆满修建完毕,也让韩洪举更加懂得,“人需要一些压力,才能有动力,才会更加清楚自己肩负的责任。”

加强自身廉政建设,韩洪举也认为是自己的“责任”。用他自己的话说,“对物质和权利的要求比较低,关键是心态好。”他乐呵呵的说起自己的消费观念时,也挺“潮”:“我比较喜欢网购。”话语间,他抬了抬脚,指着鞋子说,“你看,淘宝上200块钱买的,穿起来也很舒服。”在他看来,对一个人的尊重与认识,并不体现在职务有多高,穿戴上什么档次,“更多的是在于展示给别人看到的工作能力、工作态度。”

年逾不惑的韩洪举,荣获2014年度国务院特殊津贴。4月30日,贵州省2015年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表彰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大会上,韩洪举荣获“贵州省劳动模范”称号,他谦逊的说:“我只是众多劳动者中的一员,我身边很多人都是非常优秀的劳动者,每个人都可以说是劳模,他们在自己的岗位上也付出了很多。因为大家深知责任的含义。”

今年,是贵州高速公路三年大会战的收官之年,作为路桥集团的技术领导之一,韩洪举不遗余力,每周奔忙在各个项目之间,他也在努力加强对新技术的研究以及质量安全的提升。“对我个人来说是成长,但对企业发展则意义重大,我也希望用自己的才能,促进路桥集团的跨越发展。”

工作的责任,社会责任,韩洪举一一履行到位,可他也有遗憾。“这么多年,没怎么照顾到家庭,丈夫和父亲该尽的责任没有尽好。”和许多路桥人一样,韩洪举也背负着“对家人的亏欠”。1994年,韩洪举和妻子领取了结婚证,却因为工期和经济原因,直到1996年才补办婚礼。“在广东的那几年,基本上是一年回家一次”。1998年,妻子临产,他虽近在重庆,却因为买不到当天的火车票,无法赶回遵义,焦急的在火车站熬了一个通宵,第二天回到妻子身边,女儿平安出生,“孩子也很‘理解’我,‘故意’等着我。”

忆起女儿孩童时,韩洪举的亏欠满满,“经常都问我,爸爸你不是答应带我去公园吗?怎么又不回来了呢?”如今,女儿已上高三,成绩非常好,谈及现在的孩子,韩洪举更多的是欣慰,“幸好有妻子的陪伴和理解,孩子茁壮成长,我的工作也得以继续。”曾经,妻子也有埋怨,直至后来对韩洪举梦想与工作的不断了解,也就渐渐理解了他,默默的支持着他。

是梦想的支撑,是家人的支持,韩洪举走过了与路和桥相伴的20多年。作为贵州修桥筑路大军中的一员,在韩洪举的人生里,太多的荣誉已经为他打造了太多光环。但在熟知他的人看来,身处各界的赞誉之下,他反倒更谦虚、稳重、敬业,一如既往地行进在他架桥筑路的人生路上。

 

厅党委副书记、机关党委书记李程与韩洪举亲切握手

韩洪举(中)询问钢围堰方案

(供图:张喜德)

思剑高速公路木蓬特大桥

我要推荐 我要纠错 我要定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